中心组学习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学校党建 >> 中心组学习
由道德漠然的看客心态想到教育功利性的问题
所属栏目:中心组学习 资源来源:本站 发布时间:2012-02-16 14:46:15 点击次数:81873

由道德漠然的看客心态想到教育功利性的问题

武汉市南湖学校 毛晟

看客一词,从何而来,因何问起,我没有仔细去研究。只知道脑袋里浮现出几个著名的“看客”比如:鲁迅《药》中的华老栓,和《阿Q正传》中刑场的围观者。当然还有2011年10月13日,2岁的小悦悦事件中,那短短的7分钟内,路过但都视而不见,漠然而去的18名路人。

是的,凡是人都有一种好奇心理,大凡出现一些突发事件或意外之事,总有不少人会围观,可以说,人人都可能成为“看客”。当然还有一些人是看到这个事情和自己无关,也发现这个事情可能有点麻烦,便立马撇清关系远远的离开,如同躲开瘟疫一般。这两类其实都是一种“看客”心态。只不过前一种是“呵,最近好无聊,有没有什么倒霉的事情说说让我开心一下”的“无聊的、打发时间的”看客心态,和“这事可和我无关,我是出来打酱油的”的“自保型”的看客心态。

环顾四周,现实生活中有许多“看客”现象的具体表现,如:不关心他人,不关心社会,“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见死不救,见义不为,“遇事绕道走”;看到老人盲人过街,不闻不问,躲在一旁看笑话;看见“长明灯”、“长流水”视而不见,扬长而去…… 广播、电视、报纸、杂志、网络等新闻媒体偶有报道,下面摘录几则:

情境一:在海南,一名一时想不开的青年男子从海口一家医院9楼跳下,经抢救无效死亡。据目击者说,从早上9点多该男子就爬上了窗口,在长达两个多小时内,他曾做了几个试图跳下的动作,后来显然是因为生的欲望上升,思想发生了动摇,没想到却引起楼下围观者的大声哄笑,更有人大声喊“要跳就快点跳!快点!”被激怒的男子用手指点楼下人群,口中不知说了什么,突然跳下……

情境二:上海外国语大学大西路校区,一位名叫史芸的正值青春年华的女生,在校园里被其男友活活打死,现场至少有三四十名大学生围观,却没有一个人站出来制止。

还有更“夸张”的:沈阳一女子欲跳楼时,反应极快的小商贩甚至临时做起了望远镜生意,或是兜售矿泉水、饼干等,围观者居然坐着马扎拿着望远镜兴致勃勃地看起了“表演”。

此情此景,虽谈不上触目惊心,却耐人寻味、发人深思。如今,我国已跨入大国行列,社会生活整体达到小康水平,人们的文化教育水平也大幅度提高了,可时下这种道德冷漠的“看客心态”却时常在你我的身边恶心着。

不可否认,社会问题有时会折射出或暴露出中小学教育中的种种问题。当初马加爵事件引发人们对学生心理健康的思考,才惊奇的发现正是中小学心理健康教育的缺失导致了无法在很多思想苗头出来时的得到很好疏导时,造成很多学生的心理问题不断郁结而成,最终导致一个个校园惨案的发生。而如今“看客“的道德漠然,其实也正是源自中小学教育中的道德教育的缺失,而其中教师道德的错位也十分关键。

1、在分数作为评价体系的唯一时,让教师走向了功利化,师德开始走向迷失

虽然现在我们不断反思应试教育带来的问题,并大力提倡素质教育的今天,学校教育中一个重要环节——评价体系却仍然没有与时俱进,还大量保留着用分数作为评价体系的重要因素,甚至是唯一。

我们常常评价一个老师用什么?用分数。当然并不是分数的错,分数是一个很好的参照系。在目前为止,分数也是较为公平又容易操作的评价方式。可问题是,如果评价只剩下了分数会怎么样呢?

徐金才在《教育家:引导教育回归本真》一书中写道:“本应着眼于人的全面发展的丰富多彩,充满生命活力和校园情趣的学校教育,被窄化为见‘分’不见‘人’的单一重复的教学活动……‘分数’、‘考试’、‘升学’成为学校、家庭、教师、学生的最大追求和奋斗目标。……我们的教育走上了‘不道德’甚至‘反道德’的迷途!……”

王同心在《让学生常怀感恩之心》中也提到:“由于分数成为唯一评价标准已有多年,‘不考则不教,不考则不学’成了学校的普遍现象。感恩教育缺失就可想而知了。……”

想想,我们的老师参加最多的会议是什么?是教研会、集体备课会、年级组会、班主任会等等,这些业务性质的会议是直接与绩效工资挂钩的,老师们当然知道它的重要性。再加上教工大会有时更多的是工作布置会或者通气会,而有关职业道德的讨论和学习对于老师们而言成了老话重谈,成了“很嚼人”的啰嗦。其实,并不是老师不知道师德的重要性,只不过他更清楚什么对他更有价值。

这种重分数的评价,让老师们开始了“选择”,在压力下,老师们开始了“有舍有得”。功利化的思想左右了教师的道德。如今,很多教师都在埋怨现在的学生“不听话了”“不服管了”等等。“自习课看小说,简直是浪费时间”;“午休时间不看看书,你还睡的着啊?”“下节课是音乐,冒得莫斯,到办公室来做几道数学题啊!”“10分钟吃个饭,还不够啊,快点,吃完了就到我办公室来。”等等,老师忘却了学生还有音体美生地政史学科,也忘记了学生也会累。

记得在我的QQ群里面,曾经有人开玩笑似的比较过中国寓言和西方寓言的而不同,认为西方寓言偏向于向少年儿童灌输善恶美丑观念,而中国寓言偏向于智慧启迪和哲理。这会不会是我们重智育轻德育的历史根源呢?

2、身正为范,但教师道德榜样的错位,让学生走向了情感漠然

教师的一言一行是学生所关注的,甚至教师的衣着打扮和说话方式等等都会成为学生模仿的对象。所以,有时教师就像被学生架起的“神”一样去顶礼膜拜。一个好的老师会影响学生一辈子,当然,一个不好的老师同样也会影响学生的一辈子。多少成功人士在回顾成长道路时,都会谈及一个甚至多个优秀的教师对他的教育。而这些回忆却往往不是老师如何教他怎么考高分。真正留给学生印象最深的往往是老师的人格魅力。

我们再看一篇新闻报道:一支送葬队伍出现在浙江吴村,最引人注目的是四十多名小学生手执彩旗,胸戴白花,走在队伍后面“助威”,同时还有两名教师在帮助维持秩序。据了解,这是吴村的一个村民付给每个学生5元钱,并给学校50元钱作为报酬,租用了一个班的小学生为其母停课送葬。

为了区区几十元,就让几十名小学生停课去为人送葬,而所得的那点钱又由老师们分掉了。如果他们知道他们被老师50元租给人家的话,那这些参加活动的学生们还会崇敬他们的老师吗?

虽然,我相信像这种现象一定会是少数特别的,但功利化的教师就不会影响到他的学生们吗?不,会的。学生们正会在老师的示范下学会了很多。以下纯属举例,如有雷同纯属巧合:某班,班规规定不做清洁扣0.1分,考试进步+10分,他明白了只要考好,清洁做不做不要紧。学生长大了,他知道该如何选择那个对他最重要。主课老师献爱心,让副科老师休息一下,所以小占了一点时间上课,学生终于明白了其他不重要,为了结果其他都可以放弃。

横眉冷对千夫指,只因均分被拖拽。看着差生就烦,一心盯着他犯错,一门心思赶差生,消分母,学生也明白了为了目标可以不择手段。终于上了毕业年级,老师告诉学生分数只要有了,其他副科都可以没有,各种活动也可以没有,学生终于明白了什么是功利化。就这样,他们懂得了选择,知道了什么对他们有价值。三年后,他们明白了“家事国事天下事,关我屁事”一切坦然了,也漠然了。而眼前的任何事,事大与不大,只看当时的心情,无聊就瞅瞅寻个乐子,有麻烦就闪人,路过而已,我只是出来打酱油而已。就这样,一个“看客”培养出来了。

在学生形成人生观、价值观最重要的阶段,正是因为师德的错位,让学生失去了对生活的乐趣,放弃了任何兴趣,找不到正确的航向。记得钱学森先生曾经问过温家宝总理一个问题,为什么现在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人才?试想,一个对一切都漠然的人怎么可能还有兴趣去追寻任何未知的一切呢?

记得喻校长在和童主任还有我聊天的时候总在说的一句话:要坚守我们的德育人的良心,我们绝对不能功利化去做事。德育不是那种学科补习那样能够很快就能看到立竿见影的结果的事情,所以我们要做的事决不能只看眼前,而应该更长远的看。

爱因斯坦早就说过:“我们切莫忘记,仅凭知识和技巧并不能给人类生活带来幸福和尊严。人类完全有理由把高尚的道德标准和价值观的宣道士置于客观真理的发现者之上。”把德育放在突出地位并加以确切落实,应成为我国的基本国策,应成为全社会的自觉追求。因此,学校教育不仅是知识的传授、好习惯的养成,更也应是道德的培养。而我们的评价也应该完善对道德上的关注,松掉缚在教师身上的枷锁,让教育回顾本质,让老师们不再功利化的开展教育教学,那时的校园才能真正成为成长的乐园。


学校党建
相关链接